十六岁的废宅大小姐苏陌

我就是遊木真的ATM.他世界第一好看.

躺了一晚上睡醒后的cp repo.

太太的本子很好看.推吧唧很好看.太太也很好看!!

今后一如既往为外卖太太打call呜呜呜你的粮最好吃了.

后几p都是我的自拍或者照片但还是不要脸的po上去了![你

关于那些自己也不知如何说明的心情[中]


"...明星君你这说的我好像要去收复神奇宝贝一样!如果问题是丢一个精灵球可以的我立马就去商店里买十个丢一丢!"

"没关系的阿木,不就是喜欢上了裙带菜么.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他这么看重你,这就是两情相悦!"

...明星君你成语学的真好,但这和我上一句有什么关系.而且为什么我还什么都没说为什么就给我扣上了我喜欢泉前辈的帽子.虽然说的确是这样子没错.

"明星君这不一样,你想的太简单了."

简而言之人家把我当弟弟而我却想上他.虽然我觉得就算真成了我大概也只有被上的份.

下半句话被遊木真藏在心里没有说出口,毕竟他觉得这对单纯的明星君来说可能太刺激了.

"这有什么不一样的.裙带菜喜欢你.阿木你喜欢裙带菜.不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么?"

遊木真一下子被明星的直球哽住了,虽然很想直接说两种喜欢不一样,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这是一种很复杂难以言喻的事情.打个比方吧明星君.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喜欢守沢前辈,想当恋人的那种喜欢,你会是什么感觉."

看着面前的好友陷入沉思,不由得欣慰许多.

看来我的比喻很恰当.

本来打着对方肯定稍微理解了一些自己心情的念头却随着下一句话语的发生被打了个粉碎.

"阿木你想多了我是不会喜欢上小千部长的!"

...明星君这是个比喻啊你真的有明白我在说什么么?

"总而言之阿木啊,青春只有一次.不要浪费了,想做的事情就尽管去做吧.喜欢就去追啊!"

听着好友画风突然一转说出了听上去十分有哲理的话语,遊木真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明星君,我觉得你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嘿嘿.阿绪借我的漫画书上就是这么说!我就知道阿木你也会这么认为的."

...行了明星君你还是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遊木真强忍住自己想要捂脸的冲动只是缓缓叹了口气.

"你看裙带菜就在班级门口你有什么还是和他直说吧."

"泉前辈在班级门口啊...太巧....什么?泉前辈在班级门口?!"

"是啊.你回头看一眼就看到了."

惊恐万分的回过头看到果然如明星所说的一样濑名泉就在班级门口,脸上挂着与他本人人设完全不相符合可以称之为甜腻的笑容.遊木真脑内甚至可以模拟出对方下一秒就要脱口而出"游君♡"的肉麻语气甚至觉得后面跟着个肉眼可见的爱心.

"游君~♡"

...还是和预想中有不一样的.还多了被拉直大概听起来会好很多的波浪号.脚步却下意识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那个泉前辈.明天中午可以来一下天台么.稍微有点事想要和你说."

意识到的时候话已经说出口,遊木真表情平静的转身就跑速度之快连冰鹰北斗都敢打包票如果体测的时候遊木是这速度那成绩肯定是优秀.

和沉浸在"我是在做梦么.游君居然主动约了我."这种意料之外惊醒中无法自拔的濑名泉不一样,遊木真整个人沉浸在"我是脑子哪里坏了居然这么直接约泉前辈"的惊吓之中.

自己作的死跪着也是要作完,总之日子总归是要过下去的,整个下午遊木真都在纠结明天中午的天台见要怎么糊弄过去.

干脆就说想要泉前辈帮我补习好了.

...。会不会被泉前辈从天台上丢下去啊.

夜晚辗转难眠.即使知道第二天还要上课,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但是就如同打了兴奋剂一样无论如何都感受不到困意.

...我刚刚就不该喝那瓶可乐.

干脆利落将责任都推给方才看动画那会儿一时没注意就喝下肚的可乐,看着时间渐渐过去自己却越来越精神不由得感觉到了绝望.只好打开音乐软件开始随机播放试图用歌声让自己亢奋的神经放松下来得以入眠.

从动画OST到自己演唱的组合曲,最后随机到某位濑名姓前辈的歌的时候本来已经迷迷糊糊仿佛下一秒就要睡的天打雷劈都吵不醒却一下子被惊得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无可挽回开始渐渐清明的神智不由得再次开始质疑曾经自己的所作所为.

为什么要把这首歌设成起床铃声.好好睡觉不好么?

现在好了.还是安安分分就奋战到天明吧.别再无谓挣扎了.

自暴自弃一样的重开了包薯片再次点开某萌系动画,抓起一把薯片就往嘴里塞,配合上可乐,口腹之欲得到满足也将体重会飙升的警告抛之脑后.

啊猫系真棒啊再加上口癖!超可爱!

看着画面里唱唱跳跳的猫系女孩不由得发出感叹,不知怎么的视线也开始模糊起来.恍惚间女孩的脸仿佛也被替换了,一双湛蓝的眼眸加上颜值过亿的脸,带着"nya"的口癖在自己面前开始动了起来.

伴随着突然响起的熟悉的某濑名姓前辈的歌声一下子就把遊木真拉回了现实,甚至差点从床上滚下去.偏头看了看手机发现的确是屏幕亮着手机震着还在唱歌.

啊.这次是该起床了没错.

突然被惊醒稍稍有些意识不清.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按掉闹铃.盯着闹钟的界面脸上的表情如果照镜子用遊木真本人的话来说应该叫生无可恋.

明天换个闹铃吧.泉前辈实在太吓人了.

——————————————————————————

好的大泉哥出场了.虽然就一句台词.也是质的飞跃!!小遊快上啊告白啊!!不要怂啊!!然后就演变成上与被上的情侣关系了!!!

如果我今天不睡着.我就把他写完.如果我睡着了.那就明天再说吧.

关于那些自己也不知如何说明的心情[上]


最近的遊木真陷入了烦恼.

午时三点半的天空,云朵漂浮于湛蓝空中,偶尔略过的两三只飞鸟也是只闻其声还不如偶尔飞过头顶的飞机来的显眼.

...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

趴在窗边就这么盯着天上的云彩发呆,整个人恍惚到时间过去不少也愣是没发觉云朵早就挪了位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哪里是看云彩,分明是看着天空联想到某双和眼前的蓝色毫无相似最多是色系相同的眼睛的主人出了神.

出来混总归是要还的.

这句话不知怎的就浮现在遊木真的脑海里,一同伴随着出现的还有对方种类齐全喊着自己的声音语调和笑脸,背后一凉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经感概为何自己栽在了这里,没精打采的样子倒是很快将同班好友引了过来.

哦?怎么了阿木.没什么精神啊.要来点香蕉么!

这么一边说着一边倒是真的从口袋中拿出了实物.速度之快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借用了哆啦*梦的口袋.

...等..?!明星君我不喜欢吃香蕉啦!而且你那是异次元口袋么怎么就掏出来了?

连忙摆着手拒绝连带着稍稍往旁边挪了挪位置,一方面是给对方腾个位置出来,一方面也是为了拒绝自己好友玩不厌的香蕉梗,就怕自己表现的不够真诚会让粗神经的好友自己是假的不喜欢香蕉.

诶.所以说是什么事嘛.难得的看见阿木垂头丧气的.这样可不行!如果阿木没办法和我一起给大家带来笑容的话!我就要和小北一起去讲相声了!

眼前的好友一脸毫不在意的又将香蕉放回了口袋里,开始一本正经的思维跳跃.虽然心里不觉得和冰鹰君讲相声有比和自己做二人组有差别,但是好友的话茬还是不可以不接的.

你怎么能就这么抛下我??说好的呆瓜二人组呢明星君!

对呆瓜二人组.你负责呆瓜我负责二人组.是不是很棒的主意啊阿木☆

...好残忍啊明星君!但二人组不就是要两个人么!!重新分配一下吧明星君!应该是我负责呆你负责瓜才对吧!!

那我岂不是要被吃掉了么!救命啊阿木!

放心吧明星君我一定会救你的!!

所以呢.阿木你到底在烦恼什么事啊.你平常的水准呢?这个段子一点也不好笑.还没小北的好玩!

...。

莫非在烦恼有关那个裙带菜前辈的事情?

...。

遊木真被噎了一下.虽然不觉得自己接话的水准和平常有什么区别.但还是为偏偏这种时候对方准到不行的直觉扼腕不已.这放在别的事情上不好么?比如说和冰鹰君相关的那些..。

...阿木.难不成你要和阿绪一样嫁到knights去了么!你这个叛徒!背叛了呆瓜二人组的是你才对吧!

...明星君停一下.麻烦停一下.我还什么都没有说请别先给我判罪名?更何况为什么是我嫁到knights去啊.我把泉前辈娶过来就不行么!

对于好友轻描淡写间就定夺了上下位置的决断是十分不满,于是说话间也开始向着往常自己和好友一起装疯卖傻放飞自我的尺度迈进.

啊.意外啊!阿木没想到你有这样的意向!放心吧作为你的队友我肯定无条件支持你!上吧阿木!去收复那个裙带菜吧!

看着面前的队友一点停顿也没有就跟上了走向还对自己的决定表示支持,一瞬间感觉到胸口有点塞塞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又无法纠正.皱着眉思考半晌后终于意识过来.

...明星君你这说的我好像要去收复神奇宝贝一样!如果问题是丢一个精灵球可以的我立马就去商店里买十个丢一丢!

————————————————————————————
原来阿木你烦恼的问题不止一个么!放心吧就算有什么问题是普通精灵球解决不了的.那就换上高级球吧!实在不行还有大师球不是么!

cv.明星昴流

这是一篇明明是泉真但是却没有泉出场的二人组日常扯淡产出.后面大概会有濑名泉出场的.大概[..]本意是想写小遊想去告白但是不知道该不该去该怎么去的恋爱烦恼文.

以及出现的段子一点也不好笑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泉真only.

小遊世界第一可爱.

大趴趴和茶友泉真的友好会面.jpg

没有泉真吃感觉要死掉了.有空自己根据图片去摸个鱼吧Orz.

忍不住玩起来的茶友系列

小情侣麻烦关爱单身仁哥一下.谢谢配合

电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大写的OOC并且OOC都属于我.

#大概算是糖吧我也不知道.希望观看愉快!

手机的屏幕亮着.上面显示的是正在通话中.

没错现在的自己正在和某个人通话.

濑名泉.泉さん.被自己称为哥哥的人.

手机插上耳机塞进耳朵里,手机却被随意的搁置到一旁.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毕竟已经是半夜的时间了按照往常来说那个人早就应该睡着了.

现在却还在陪自己胡闹,心情稍稍又变得压抑了一点.负面的情绪在心中发酵翻滚,鼻子一酸有什么好像要流出来一样.

"...泉さん."

"..我在."

对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倦意明显是一幅在强撑着迫使自己不睡觉的样子.

"...对不起啊..这么晚了还打扰你."

"比起这种道歉还是解决问题比较实际.说吧.什么事?"

似乎对于道歉的话语毫无兴趣一般的,要求自己将困惑先表述出来.

"...最近情绪很糟糕.一直在思考关于自己做偶像的问题."

眼泪好像有点流出来了.稍稍停顿了一下,即使明知道对方看不到,却还是抽取了身边的纸巾将眼泪擦掉.

"光是跟上大家的步伐就很困难了,肯定被嫌弃麻烦了吧."

"天赋之类的也是完全不行,和Trickstar的大家没法比,真的有人会喜欢我么."

"....这么没用的我,只会拖累大..."

"暂停暂停.所以说遊君.你最近到底在干什么啊?"

叙述到一半的话语被对方突兀的打断大脑有些当机,一时间无法恢复运作只好呆愣着继续听着对方的教训.

"到底在自己闹什么别扭.关于你的队友对你的看法我这边持保留意见,你可以等下午排练的时候自行去问.当然如果他们嫌弃你你就来knights好了.至少我不觉得遊君是麻烦."

"你的优点我也是全部都看在眼里,毕竟我可是爱着你的.这点毋庸置疑也不允许你反驳."

"今天这么晚还没睡,跑来给我打电话,我估计你前几天也一样吧.睡得很晚甚至通宵."

"...因为睡不着."

为什么泉さん连这种事情都会知道啊?太可怕了这个人...太可怕了!

"..这样可不行啊?对皮肤和身体都不好,还容易滋生坏情绪.晚上睡不着才这么乱想的吧?"

"...嗯."

"果然啊..那么先什么都别想了.好好睡一觉.电话我不挂你就当作我陪着你好了."

"有人陪着的话会稍微安心些吧.一觉醒来再去想别的事情.别自己胡思乱想的.我的遊君是非常优秀的人."

.....糟糕.这么温柔的泉さん.犯规啊.

难得一次听见对方平静柔和的声线通过耳机传入耳中,安抚着自己的情绪,温柔暖意直达内心,瞬间心情就平和了很多.眼泪也开始不受控制一样的接连落下.

...糟糕.不能让泉さん知道?

"遊君现在应该在哭吧,已经听到了哦?只准这么一次.之后去洗把脸然后睡一觉吧."

"晚安.遊君只要记得我一直陪着你就好了."

"...嗯."

轻轻应答一声后,似乎是听到了从对方那里传来的轻笑声.随后两个人又是保持着很长手机的沉默.

稍稍平复了情绪,止住眼泪之后,也是听从了对方的建议跑去洗手台去洗了脸.

然后再次回到房间戴上耳机的时候,听见了浅浅的呼吸声.

.....我这样..是打乱了泉さん的作息吧.这种行为真的是超任性啊.非常抱歉!

再次反思了自己不经大脑思考行为的过分之处,在心中默默又道了三次歉.

随后爬上床头几天来头一次在这个时候感受到了倦意.怀里抱着枕头然后握住了原本放在一旁的手机搁置在靠近胸口的位置最后闭上眼睛意识瞬间开始有点模糊要进入睡眠的状态.

晚安,泉さん.谢谢你,今晚我大概真的可以一夜好眠了.

————————————————————————
最近整个人情绪都非常的差,真的是一直在否定自己.

然后因为今天和朋友打电话,直到现在她睡着了也没挂电话才有了这篇东西的产生.真的都是我的胡言乱语.

我的朋友也是个虽然一直嘴上嫌弃我,但其实非常温柔的人.我很喜欢她.毕竟她也一直给我提供梗题之类的.

小真的那些是我根据我自身的状况胡乱臆想的.但是的确作息不规律负面情绪会滋生的特别快!!就比如我...这篇完全是我半夜臆想的产物.但是不挂电话说陪你睡觉这样的情节是我自己....非常喜欢的所以我现在也超级高兴??

....我在胡言乱语什么.总而言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沙漏与拥抱 2

#幼稚园级别的文笔.#

#大写的OOC请慎入#

#OOC及刀子属于我.希望你们食用愉快#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糟糕,下午的话组合还有联系,要迟到了呢。


打开手机时间显示现在是12:32,和Trickstar的大家约定的联系时间是在13:30。


从家里到学校大概是半个小时左右,现在快点洗漱,不吃午饭赶去学校应该还来得及,路上买点饭团之类的就好了。


稍稍计算了一下时间的分配问题,便决定了行动的方式,抓起需要换的衣服就往洗手间冲。


到达便利店的时候已经是距离集合只剩下十分钟的时候了。计算了下剩下路程需要的时间。


有点紧啊..随便买点什么吧。


随手从便利店的货架上拿了两个饭团就去收银台结账了。之后拎着便利店的袋子准备跑去学校。却在踏出商店们的一瞬间被人拉住了手臂。


...嗯?怎么回事...?!


一回头便看见拉住自己的人一头标志性的银发,瞬间预感不妙打量着以后如何从对方的手中逃脱。


“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碰到游君啊,准备去排练?”


遇见了自己对方的心情明显很好,脸上的表情难得的柔和了不少,却在看到自己手上袋子里的商品再度皱起了眉头。


“这个时候买便利店的饭团,游君你该不会还没吃午饭吧。”


又开始新的一轮絮絮叨叨的叮嘱,主题大致就是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之类的。


只是习以为常的场景而已。内心却开始涌现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负面情绪。


想要甩开他的手,大声质问他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插手自己的生活,到底是在打些什么样的算盘。


但是在对上对方眼睛的一瞬间喉咙却像被扼住一样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稍稍沉默了半晌后,将情绪重新押回心底,甩开了对方始终拉着自己的手。


“我没事的泉さん,接下来Trickstar还有练习,我要先走了。”


然后攥紧手中的塑料袋,头也不回的朝着学校的方向跑去,不想看见对方的表情。


啊啊...真是倒霉啊,居然碰见了泉さん,说不定会做和昨晚一夜的梦...


...诶,昨晚梦见的是...什么?总感觉刚刚还记得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觉越写越短了,之后什么时候再写下去就不确定了。


感觉掌握不了小真的性格了,接下来要不要试试看换视角啊...

沙漏与拥抱 1

#幼稚园级别的文笔.#

#大写的OOC请慎入#

#OOC及刀子属于我.希望你们食用愉快#

如果懷抱愛意擁抱對方,但是對方卻對你並沒有這樣的感情就會消失.

神所給予的驗證愛的方式.

第一次見到沙漏是在某個午睡醒來的午後.自己的視線中蓦然就出現了巨大的沙漏,似乎是在為什麼倒計時一樣.看著一點一點流動的沙子心中傳來莫名的恐慌.

伸出的手停留在半空中,昭示著自己無法觸碰到的事實.

是…幻覺麼?嗚哇真是糟糕啊.

突然起來的狀況使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這個沙漏似乎並沒有影響自己的生活....應該說暫時沒有,但是卻一天比一天接近終點.

難得的練習結束的早.回到家中後也和以往一樣媽媽並不在家,驀然就沒了晚飯的胃口而是徑直回到房間將書包隨手丟在椅子上自己摔在了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

說起來記得第一次看見泉さん是在他工作的時候.

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前輩,無論是樣貌還是天賦.對於工作的處理比起笨拙的自己不知道出色上多少倍.

是被自己憧憬著的人.

………為什麼會想起這種事情啊真的是突然就想到以前的事情自己是老頭子麼.這麼想著搖搖頭抱著枕頭連眼鏡都忘記摘下來就睡著了.

……

母親並沒有來接自己.

工作早已就結束許久,一同的孩子們早已被父母接回家,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還留在這個攝影棚.

好漂亮……

影棚內的拍攝工作並未停止,此時活躍在閃光燈下的是一個和自己年齡看上去差不多的灰發孩童.

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就算是在閃光燈下他的笑容也是呈現出毫不遜色的漂亮光芒.

“你擋到我的路了,讓一下。”

一個人站在攝影棚門口不知所措之時思緒突然被外界的聲音所打斷,此時抬頭看見的是剛剛還在閃光燈下進行拍攝的灰發孩子.

似乎是給對方帶來困擾了.

急急忙忙的讓開騰出了道路的位置自己更加的往角落裡縮去.此時視線再次轉回對方臉上卻看到了對方皺起的眉頭.

……完蛋了.是被討厭了吧.

認知到這一事實之後心情再度低落起來,低下腦袋不再敢對上對方的視線.半晌也未再聽見對方的聲音.正當自己以為對方已經離開的時候耳邊卻再次響起了對方的聲音.

“你.叫什麼?”

……是在問我麼?

“遊…遊木真”

“我叫瀨名泉,是前輩.你要叫我泉哥哥.懂了麼?”

……等…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對方以絲毫不容許拒絕的態度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和身份,自顧自的宣佈了這些事情.扮演起了哥哥的角色.

………

是…夢麼?

拿出手機查看了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半.然後再次熄滅了屏幕將手機隨手擱置在一邊.

肚子有點餓了啊.說起來為什麼會夢見這些呢?

夢中驚醒後發現自己出了一身汗,身上黏膩的感覺很不舒服.在床上糾結了半分鐘便決定先放棄覓食先去沖澡.

但是泉さん之後的確也是很照顧自己啊.

沖澡的過程中關於以往的回憶根本停不下幹脆就任由他在腦中回放了.

……但是那有怎麼樣呢.他是把我當成弟弟的啊.和因為這些就抱有了骯髒心思的我不同.

沖完後一瞬也沒了覓食的興趣,任由空著的肚子朝自己抗議再次回到了房間打開空調,抱著枕頭縮進了被子裡.

始終是兩個世界的人,自己仗著對方對於自己的在意又在奢望什麼呢?

——————————————————————————

好的纠结了很久终于稍微开始写了一点点了.之后的走向可能会和之前的那个大概不一样??也只是可能.刀子真好吃....